te
覽潮網> 觀點>時評> 蘋果無需設計師

蘋果無需設計師

 

喬納森·艾維最終還是離開了蘋果。

二十七年,二十七歲。一個是艾維為蘋果服務的時間,一個是艾維入職蘋果時的年齡。同樣的時間節點仿佛在向世人訴說他與蘋果的情愫。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在帶領蘋果設計團隊二十七年后,艾維還是選擇離開。根據他所述,他將與老朋友、設計師馬克·紐森共同創辦自己的設計公司,而他們創業的品牌是為了向喬布斯致敬,取名LoveFrom。

同時,艾維還稱,在創業后將繼續繼續與蘋果密切合作,而蘋果公司將會是其主要的客戶。蘋果對此回應:艾維不會有直接的繼任者。

艾維“不值錢”了。

相比起艾維,入職1年的陸奇離職百度時,當天百度股價跌幅達9.54%,市值蒸發94億美元。而當入職20年的艾維離職蘋果時,蘋果股價下跌了0.8%,市值蒸發80億-90億美元左右。

艾維在一份聲明中說,在過去的近30年里,他始終致力于在蘋果建立強大的設計團隊和文化,今天的蘋果比歷史上的任何時候都更強大,人才濟濟。

雖然目前的蘋果外表光鮮亮麗,但它已然面臨變局。

從喬布斯時代的注重設計,到庫克時代的注重營銷,如今的蘋果再次面臨轉型陣痛。

喬布斯之徒離職

艾維離職早在三年前就曾露出端倪。

2015年,艾維被任命為“首席設計官”,擔任不受干涉的角色,將蘋果軟硬件團隊的管理職責交予新高管,而艾維繼續負責所有設計,包括規劃新想法和計劃。直到2017年,他再次重掌設計部門。

當時,有很多人認為,當時的調整對于艾維很不利,這其實是「明升暗降」,在晉升之后,其他高管以及員工已經不再向他匯報設計工作了,這或許是艾維想離開蘋果的原因。

兩年后,艾維又重新執掌設計部門,或許是源于蘋果在創新上的匱乏,以及庫克對于資本的掌控。

2011年,蘋果靈魂人物喬布斯去世后,有媒體曝出艾維想要離職的消息,“其中最大的原因不是因為喬布斯逝世,而是因為他想要花更多時間來陪伴家人。”

同樣,有另一種說法是,“對于喬布斯的去世他感到痛心與惋惜,艾維受到了極大打擊,他想離開蘋果調整自己。”

喬布斯時代的艾維創造出了許多驚艷世人的產品,其中包括iMac、iPhone、iPod、iPad等產品。

回顧艾維的蘋果職業生涯,大致可以分為兩個時間段,分別是1994—2011年,2012—2019年。

艾維見證了蘋果的輝煌,同時他也見證了蘋果的低谷。

艾維自小就在設計之路上展現著他天才的一面,17歲時他便能夠設計出達到工業生產標準的作品。讓他真正迷戀上蘋果的則是他的大學時期。

高中畢業后,艾維在諾森布里亞大學(原紐卡斯爾理工學院)工業設計專業學習,在學習期間,他接觸到了蘋果電腦,這是當時喬布斯主導設計的Macintosh(麥金塔)系統,對此艾維非常震驚。

艾維覺得使用蘋果電腦比他做過的任何一件事都容易,可交互式操作系統界面,以及設計者為用戶體驗所作出的努力深深地影響了他。

從此,艾維便一直關注蘋果公司的動向,直至1994年他全職加入蘋果公司,這時他剛剛27歲。

但,此時進入公司的艾維并沒有見到這臺電腦的設計者喬布斯,因為此時,喬布斯已離開蘋果,而蘋果正處于動蕩時期,各項業務均處于下坡期。

在艾維加入蘋果設計部門后,接到的第一個任務便是設計第二代Newton MessagePad掌上電腦,但由于喬布斯的離開,整個蘋果公司文化氛圍轉變,英雄無用武之地,這讓艾維萌生退意。

就在艾維想退出蘋果之時,喬布斯歸來,他開始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在此期間,喬布斯將原先蘋果公司推出的60多個產品線縮減到僅有4個產品線,并且在全球范圍內尋找設計師,但此時的艾維并沒有太多關注此事。

當喬布斯瀏覽簡歷之時,他看到了艾維的簡歷,這份簡歷驚動了喬布斯,“他當即決定這就是我們正要尋找的人。而正準備離開蘋果的艾維被喬布斯留了下來。”

在喬布斯的領導下,艾維的才藝才真正得到釋放。

其實,蘋果真正的設計師是喬布斯,而艾維則是一直陪伴與喬布斯左右的“徒弟”。

或許,這次艾維離開蘋果的原因是再也沒有人能夠像喬布斯一樣激發他的設計靈感,也沒有人能像喬布斯一樣刺激他不斷挑戰自我。

喬布斯時期的蘋果產品總能給人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所有人都認為蘋果出品的產品一定是最具前沿科技與設計的,但在庫克時期,我們看不到這種產品。

當今的蘋果只有平庸,再無驚奇。只有庫克,再無老喬。

1997年后,艾維在喬布斯的帶領下先后打造出令蘋果起死回生的iMac系列,之后又打造了引領全球MP3行業的iPod產品,這款產品迄今為止全球銷量突破千萬臺。

2002年,艾維接到喬布斯指令開始秘密設計和研發蘋果手機產品,當時蘋果的手機還沒有一個正式的名稱,直到五年后的2007年,蘋果第一代移動電話產品iPhone正式問世。

五年間,蘋果研發和設計團隊經歷了種種困難,包括無線電、軟件、硬件以及設計方面,而在這款產品的研發期間,喬布斯也多次參與,他曾就任何一個問題與這些研發人員們大發雷霆,最終這款產品還是得到了喬布斯的認可。

喬布斯為了能讓艾維有更強的設計靈感,特意單獨為他開了一間設計工作室,這里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工具、材料以及加工設備。而這間屋子則是蘋果高度保密之地。

據說,就連艾維的妻子希瑟·佩格都沒去過他的工作室,他甚至沒有告訴佩格自己的工作性質。此外,艾維的兩個雙胞胎兒子也像大多數蘋果員工一樣,沒有去過工作室。

工作室的玻璃被涂上了各種顏色,屋子里播放著員工們所喜愛的音樂。之所以大聲地放著音樂,曾有一種說法是,喬布斯經常突然光顧設計室,放音樂是為了把音量調高來壓過喬布斯的怒吼聲,以盡可能避免大家因此而分心。

追求設計與工藝上的極致,將藝術融入產品,這是艾維從“師傅”喬布斯身上學到的精髓,直至喬布斯去世后,很多產品的模具并沒有發生很大變化,而是進行了細微之改變,這是喬布斯留給艾維和蘋果的工業遺產。

艾維并沒有那么傳神,傳神的人物依然是喬布斯。

得以看見的是,在喬布斯去世后的八年里,蘋果的產品正像1994年喬布斯離開蘋果之時一樣,開始每況愈下。

從iPhone 5到iPhone X,從MacBook Air到MacBook Pro,我們看到的是一次次的微創新,但不可否認的是,蘋果的工業設計水平引領了世界向前的潮流,這是喬布斯帶給我們的工業遺產。

據艾維回憶,他與喬布斯一見如故。

“我們當時在會上向他展示自己正在制作的東西,就這樣一拍即合。”艾維當時談到了一種疏離感,喬布斯也有同感。

艾維說“當感覺自己看待世界的方式十分特殊時,你會有一種被放逐的孤獨感。正因為如此,我們兩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幾乎相同。”

喬布斯離不開艾維,艾維離不開喬布斯。只有喬布斯懂得艾維,也只有艾維懂得喬布斯。

如今,商人出身的庫克一直追求高效益,但他舍棄了蘋果最為重要的企業文化,以創新驅動技術進步,這種創新不僅是在產品上,更多的是在靈魂的傳承。

艾維不是蘋果的靈魂,庫克也不是。

艾維即將揮別讓他走過人生半途的蘋果,或許,對他來說,他再也無法遇到自己的設計導師了,剩下的路只能由他一人獨自前行。

蘋果“不需要”設計師

經歷了十年高速發展的蘋果,如今放慢了腳步。

它在尋找下一個十年的目標,但它卻在十字路口一直徘徊,而徘徊的原因恐怕是究竟是否要放棄高利潤。

這一度讓庫克很糾結。

蘋果的高速發展起源于iPhone也終于iPhone。

2010年,iPhone 4曾一度風靡全球,它為蘋果在智能手機領域奠定了基礎,也為蘋果打開了手機市場的大門。

一路走來,如今蘋果產品曾一度陷入滯銷,僅在中國,蘋果iPhone在3個月內降價3次,平均每月一降的節奏讓眾多經銷商苦不堪言,同時也讓眾多消費者對于蘋果產品不再瘋狂追求。

曾經改變世界的蘋果軟硬件生態鏈成為了蘋果決勝的關鍵。如今,蘋果正在由一家硬件制造商向服務商轉型。

庫克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蘋果的生態系統被低估了。他夸耀了蘋果公司的用戶數在過去12個月里增加了1億,經常性收入來源“服務業務”表現十分搶眼。他還表示,蘋果計劃今年宣布推出新服務,尤其是醫療保健方面的服務。

在今年WWDC 19全球開發者大會上,蘋果推出全新Apple News+服務,加入雜志訂閱功能,推出Apple TV Channels電視應用的全新版本,并將其他網絡節目與蘋果原創節目相結合。

蘋果最大的服務收入則是通過其應用商店銷售其它公司軟件,而后,蘋果從這些應用的銷售或訂閱收入中抽成。這相當于一個內容聚合服務平臺。

縱觀蘋果現在的產品線,除了其自家產品外,更多增添了第三方智能硬件制造商的產品,這猶如中國的小米公司,在打造自家軟硬件生態外,更多地整合了第三方產品,實現軟件為硬件服務的生態體系。

通過一部手機、一部電腦即可控制所有的硬件系統,蘋果也在為之努力。從iOS 13系統開始,蘋果拆分了iPad系統,實現iPad OS獨立操作系統,種種跡象表明,蘋果的戰略正在發生變化。

服務,是蘋果能抓住的救命稻草之一。根據蘋果財報顯示,蘋果當期的服務營收主要來自于應用商店和音樂商店的抽成,以及云端存儲和實體店面等。

而蘋果一直不斷地拉高服務的戰略定位,是因為它知道智能硬件已觸及天花板,未來只做簡單的銷售是無法支撐利潤的,更何況在中國大市場的巨大變動之下。

蘋果2018全年財報顯示,其應收共計2656億美元,而服務類項目僅占贏輸的14%,而大部分業務依然被占比86%的智能硬件所包攬。這也說明,蘋果服務的人群依然基數較低,因此要想轉型并非一日之談。

另外,蘋果的競爭對手安卓生態早已開始在服務上高筑城墻,無論是軟件下載、音樂或存儲,都已形成了成熟的應用生態,而他們兩者最大的區別在于封閉與開放。如果蘋果真正轉型服務,那么它必須更加地開放,否則它無法與安卓進行對抗。

因此,蘋果轉型服務并非易事。無論軟件還是服務,它始終是建立在硬件終端的基礎之上,始終都需要硬件終端進行交互,所以蘋果即便轉型服務也無法跳出硬件的掣肘。

近年來,除了轉型服務外,蘋果在AI和無人駕駛領域也在大步布局。

庫克也相繼從谷歌、亞馬遜、微軟等公司挖走了部分AI科技方面人才,以此來支撐蘋果在AI領域的研發。另外,蘋果還宣布收購自動駕駛汽車初創共公司Drive.ai。

據了解,Drive.ai是百家自動駕駛汽車初創公司之一,蘋果此舉是為了招募一些工程人才,提升蘋果的自動駕駛研發能力。在過去的一年里,蘋果公司還聘請了特斯拉前工程總監道格菲爾德來監督這項業務,雇傭了他們5000多名員工。

曾經的蘋果,喬布斯創造了iPhone,也創造了移動互聯網硬件的輝煌,未來的蘋果,在AI和萬物互聯時代,它究竟又能創造怎樣的輝煌。

艾維無法在庫克的臂膀下持續地激發出靈感,畢竟庫克是一位成功的商人,自從他接管蘋果公司后,終于在他的苦心經營下將市值推到了萬億美元之上。

但同樣,也沒有人愿意相信庫克是一位創造者,他缺乏喬布斯對于產品的敬畏之心,以及對產品的極致追求。

而未來,蘋果的服務業務和人工智能起勢時,它或許不再需要設計師。

當艾維離開蘋果,暗香殘留;香消在風起雨后,無人來嗅。

文|子彈財經(微信號:wwwhygc)

更多科技生活相關信息,請關注公眾號“曉說通信”(ID:txxxbwz)

0

一周熱門

买彩票就这几招